作者:末九(Obelisky)
联络方式:mohocknine@foxmail.com
本站作品未经本人许可请勿以任何形式转载/改编/商用。
同人和译作版权属于原作,本人保有部分权益。
原创作品版权属于本人,对未经许可擅用者,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
Promised Tower

还如一梦中

“大婚?这是好事啊。你那媳妇我见过了,百里挑一的美人儿。你不解风情跑我这喝闷酒,到时又得害我挨骂。”

“你要喜欢你娶,我多送你一百箱贺礼,想要什么给什么。愿不愿意为你哥排忧解难?”

“得得得,能给你做妾的怎么肯嫁我嘛。别消遣了。你该收心了,堂堂的太子爷——”

“好你个小子,教训起我来了。你也老大不小了,不怕老祖宗也塞你个如花美眷?”

“我哪有这等鸿福让他垂青。你是良辰美景要伴佳人了,嘿嘿,我呀,还是个啥也没有的酒棍呢。”

“酒棍就该老老实实喝酒。再嚼舌根不怕我把你浸坛子里泡了?”

“啧。这么多年真一点长进都没有,还用小时候的词排遣呢——想想再过两年你就得当爹了你……”

“我不喜欢...

全文链接>>

知己者

“先有那么十几年。然后我成为了我,她成为了她。生活仍然等于命运。”

瑟瑞盯着短函看了很久。她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,几乎要让自己的下巴脱臼。她沿着短函上的折痕重新叠好,捏在两只指头间思忖着,牛皮纸敲击在桌子上发出如同陷入枕头般轻柔的响声。她又坐了一会儿,躬下身,把短函塞进还没燃尽的壁炉里,火光明亮的摇曳了几秒,便恢复了之前昏暗的亮度。她站起身,活动僵硬的四肢,揉了揉发冷的膝盖。绒布的毯子从她的肩膀上滑下去。

“所以,现在怎么办?”

阿瑟从镜子里钻出来,头上的睡帽遮着她的眼睛。她指了指卧室的一角,敞开的,正不断往里面灌风的门前站着一只袋鼠,不耐烦地用大脚在石头地面上拍打着。

“袋鼠吃爆米花吗...

全文链接>>

流浪者

威菲尔把晚饭端上桌。他今天特别兴奋,干活都心不在焉的,菜汤碗扣在桌面上时,洒出了将近2/3。

“姐姐!听说你要和格兰姐姐出去冒险?”

他大声问,完全不顾满桌的汤水,撑着桌面,鼻子简直要贴着瑟瑞的脸。“太好了,想想都太棒了。”

“哪点棒了。”瑟瑞瞪了他一眼。椅子在地板上尖锐的向后滑。格兰赛尔蹦蹦跳跳的走进饭厅,被这个噪音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了。”于是客人这样问。她看见了满桌的菜汤,烧糊了的牛扒,还有烤焦的土豆泥。然后她苦恼地看着瑟瑞。“就这样招待我吗?连袋鼠都不会吃吧。”

“你得问威菲尔怎么回事。”瑟瑞同样显得很苦恼。“这家伙似乎曲解了什么东西。”

“姐姐们不是要去冒险吗?”男孩子仍然...

全文链接>>

旅行者

即便是邻邦城镇,说着两种完全不同语言的情况也是经常发生的。所以,对旅行者而言,随时更新电子语音词典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因为你永远不知道,打开下一座城门之后,自己会听见什么。

当然,语音词典并不是万能的……它总有没电的时候。

契斯兰把词典的太阳能光板放在广场上晒了半个小时,剩余电量依然是个让人心脏不大好的数值。天气有点糟,整座城市灰蒙蒙的,她几乎不能从奇形怪状的云朵间找到太阳的存在。

根据一些奇奇怪怪的定则,发生一件糟糕的事情的同时,第二件如果不发生,那种概率才是不正常的。所以,第二个让她心脏不太好的事情是,这座城市几乎和智能不沾边——街上跑的是四个轮子的马车,路边是粗糙砖石的高塔和老式烟囱...

全文链接>>

浮云一别

女子从天而降。

她的身姿小巧玲珑,仿若尚未展开的一支骨朵,但神色仪态已然盛放,艳丽傲慢如似牡丹。女子的步伐从容优雅,款款踱来的气度带着十成十的威压。在明池的印象里,穿红衣的女人大多含情若水,可这一位却从里到外像是秋夜滚起的燎原之火,以绝对的强硬态度烧穿了她目光所及的一切。

“真是丢脸到家了。龙太子。”这是女子的第一句话。

明池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位千金。不过,认不认识也不妨碍他在女子贴近的瞬间施放了术法。火光筑起高墙,立刻将他们分隔,他冷淡地在火焰中央蹙着眉头,用一种“赶紧给我滚”的眼神威逼着——

然而女子并不吃他这一套。

“有意思。”她低声掩口而笑。“我还以为龙都是水货...

全文链接>>

龙神夜话

改朝姓景时正逢正月。

河山万里张灯结彩,大郡小镇都一派喜气洋洋的。十五日,眼见天气晴好,城里就扎起花灯来。到了夜里,处处人头攒动,多年未见的热闹景象再次现出人间。

明池牵着连顺着人群走。连还太小,平时宝贝得紧,出来转悠的机会不多。明池是个厌烦人间的个性,这回肯带连出门蹭个喜庆实属难得。夜市开了,满街的吆喝声让连频频驻足,根本没法走多远。只消片刻,他左手里便攥着个面人,右手举着根糖葫芦,胸前还挂着只芝麻烧饼。又多走两步,明池嫌盯着他麻烦,索性直接抱进怀里,继续逛了下去。

“爹,这果子真好吃。”

连嘴里塞着一颗红果,说话含糊糊的,还往下面掉渣。他把棍递明池嘴边,央他也吃一个尝尝。明池平日从...

全文链接>>

连车都没飙你跟我说敏X词?

全文链接>>

惜春去

明池传话说是白虎星君昭符来了。

瑞荫恨不能把笔杆撅折。原本蘸了墨,现在硬想不起判词要写点什么,气得随手把那卷宗飞出去砸人。连坐她身边,见她一脸气懑失态,好奇问她,这白虎君是个什么人。

“是比你爹还大的麻烦,天下第一蠢的武痴。”瑞荫一脸怒容,似乎提着他的名字又头疼了几分。她看看连,忽然想到了什么,面上更不好看了。

“快跑。”她说,“一定别让这家伙和你爹动手。他的‘切磋’是以命相搏,你爹那身子骨耗不过他的。”她又补充道,用笔杆敲了敲连的额头。“把你爹骗我这来安全些,你也乘机给这傻老虎交个底,省的他有事没事找上门。”

连点点头,还不及她再说什么,撒腿就跑。不出半柱香,连回了自家院子。果然一抬...

全文链接>>
1 2 3 4 5
©Promised Tower —— Powered by LOFTER